搜索
当前位置: 678彩票注册 > 渡渡鸟 >

跟怪样子师长走一段麋鹿之旅

gecimao 发表于 2019-03-15 01:59 | 查看: | 回复:

  2月23日,旧忠桥南,这个微风拂面的午后,络绎到来的“青睐”会员和已经在此等候的麋鹿苑宋苑部长像老朋友似的说笑间已集合齐整。各式座驾组成的车队在宋部长的带领下,打着双闪,一字长蛇阵开拔,在公路上拐进一段颠簸土路,再穿过一条狭长的林荫路,路转尽头忽见一道旧式的绿色铁栅栏门,里面郁郁葱葱的就是麋鹿苑了。

  拐进停车场,富有传奇色彩的“四不像”老师已经站在路边向大家挥手,他手执大喇叭指挥,车子有条不紊入库。枝头鸟鸣婉转,大大小小的孔雀在屋檐上、山石顶、小路边信步闲庭,优哉游哉,宛如来到一个森林奇境。眼前的自然景象让人惊喜,“你们看到的大多是引进的蓝孔雀。自古以来文人墨客的古画中画的都是中国原产的绿孔雀。现在野生的绿孔雀濒危到什么程度?全国不超过五百只,只剩下云南红河州一块很小的生存地盘,建水电站是对它们的最大威胁。”麋鹿苑的主人——“四不像”老师郭耕指着满地溜达的孔雀,瞬间启动科普模式。

  郭耕是一位坚定的动物保护主义者和科普作家,他长年为珍爱动物、保护生态而奔走呼号,“我整天打交道的麋鹿,俗名‘四不像’。我自己如今也变成了‘四不像’。教师不像教师,导游不像导游,作家不像作家,专家不像专家。”郭耕幽默地向大家自我介绍。

  在接下来的讲解中,他真正诠释了自己的宣言,“为了那些濒危动物,为了咱们赖以生存的生态环境,我愿一如既往地做我的‘四不像’!”寻访刚一结束,会员杨奕就在群里分享起她曾经在加拿大的植物园看到反思人与自然关系的展览。她没想到麋鹿苑有这么好的生态人文设计,尤其印象深刻的是小学课文里提到多米诺骨牌灭绝动物墓碑,亲眼看到真的是五味杂陈。更有会员或撰写长文,或制作美篇发在群里,纷纷表达自己的寻访感受,“想回头再走一次,重温一路的风景。”

  “青睐”的“生态导游”郭耕,一路风趣幽默,“小喇叭开始广播啦,嗒嘀嗒嗒嘀……小朋友们,再见……刚来就再见也太不像话了!”惟妙惟肖地模仿着六七十年代著名的“小喇叭”,大伙会心大笑。别看他近六十岁的人了,却行走带风、大步流星,一般人还真难跟上,不少人得小跑几步才能不掉队。

  “这棵树上啊啊叫的应该都是小嘴乌鸦,大嘴乌鸦在哪儿看呢?北京动物园。”郭耕边说边走,很快来到麋鹿苑的北门,“从这里看过去是著名的大红门,就是后来延续使用的地标。朱棣进京在城南建了皇家猎苑,正门就是大红门,1414年明成祖时建的,1955年被拆掉,从此大红门有名无门,三年前我极力推动在此按照一比一的比例建了景观大红门。”郭耕告诉大家,说麋鹿,自然要从皇家猎苑的历史说起,南海子曾经是元、明、清的皇家猎场,主要的狩猎对象就是麋鹿。明代皇家苑囿以土墙相围,面积很大,是北京城的四倍,清代改为砖墙,扩建成九座门,大红门、小红门、角门……这些很熟悉的地名都是当年皇家猎苑的名字。

  转过门来,郭耕指引大家抬头看,“这个题字是著名书画家黄苗子1985年为麋鹿苑回归所题写。”古朴的大门匾额上三个苍劲有力大字“麋鹿苑”,墙头的几丛枯草似乎在诉说着当年老辈人为麋鹿回归的奔走呼号,自有一番厚重沧桑感。合影后,郭耕边走边指着路边的麋鹿雕像说,“麋鹿为什么叫‘四不像’呢?因为它长相特殊,犄角像鹿,面部像马,蹄子像牛,尾巴像驴,看上去似鹿非鹿,似马非马,似牛非牛,似驴非驴。”

  “观察鸟类,看地上的鸟粪就能知道。”跟着郭耕说笑间穿过小路,他指着一个巨大雕像告诉大家,“石雕作品取自清代宫廷画家郎世宁的国画《乾隆大阅图》。”看过去,雕像正面有乾隆在南苑所书诗句“绿野平铺天鹿锦,好教亲试佶闲骝。南苑双柳树,厥名亦已久……”郭耕说,“也恰恰是因为麋鹿作为皇家的狩猎对象,这个物种才得以延续,并不是想象中的‘打猎被打没的’。”

  郭耕还总结出麋鹿保护的“三国演义”——是中国人、英国人、法国人的共同努力。从科学角度来说,南海子是发现麋鹿物种并得到动物标本的地方,纪念碑就安放在此。这座由郭耕设计的纪念碑从北面看酷似一把钥匙,取“科学发现是开启自然殿堂大门的钥匙”之意。浮雕设计得很巧妙,利用钥匙一侧的凸起,从南面看,像戴维神父手持望远镜向西窥探,同时与西侧的麋鹿雕像取得视觉上的衔接。

  戴维神父是谁?看到大家面面相觑,郭耕笑着说,“他发现的动物你们肯定都知道:大熊猫、金丝猴、娃娃鱼、羚牛……包括麋鹿。戴维神父在中国逗留了13年,向西北到了包头,向西南到了四川雅安,向东南到了福建武夷山。清同治年间,他到北京南郊来考察,隔墙相望,看见了麋鹿,他没有见过,转悠了几个月也进不去皇家猎苑。怎么办?在一个月黑风高夜买通守卫,得到了麋鹿头骨角的标本,由此揭开了西方人对麋鹿的认识。”

  在他生动的讲述中,大家了解到,次年麋鹿的标本坐船到达巴黎,由巴黎自然博物馆米勒·爱德华馆长鉴定后公布于世。西方人惊讶地发现这是一个新的属,继而轰动了西方科学界,为了纪念戴维神父发现了麋鹿,便命名为“戴维神父鹿(PereDavid’sdeer)”。戴维神父继续留在中国考察,并于1865年在四川雅安发现了大熊猫物种。关于大熊猫英文名字的由来,有戏说是戴维神父把自己名字的头五个单词挑出来组成Panda,这番中英文间杂、表情活泼的讲解,让大家收获了很多“第一次知道”。

  英国第十四世贝福特公爵的石碑与戴维神父相隔而望。他的祖上第十一世贝福特公爵在100年前接收了散失于欧洲的18头麋鹿,并在其庄园乌邦寺复兴了麋鹿种群,使这个流离失所、濒临灭绝的物种转危为安。1985年,第十四世贝福特公爵将麋鹿送还中国,使麋鹿结束其漂泊海外近一个世纪的华侨生涯,得以还家。

  聊以安慰的是,34年过去,麋鹿已经从当年回归时的38头,在麋鹿苑不断繁衍,增殖上千,目前已发展为全国共38个保护地。当年寥寥无几的“归国华侨”,如今已是野生成群,鹿丁兴旺,出没于大江南北。中原逐鹿,俱成现实。

  走在路上,大家纷纷感叹这里竟然有这么多大大小小的科普展示,郭耕不禁自豪地介绍说,几乎大多数科普设施都是他本人创意设计的。说话间,一个巨型麋鹿角雕塑出现在眼前,“麋鹿是实角类动物,牛、羊等是洞角类动物。实角类动物的角每年长,每年又脱落。洞角类动物的角不脱落,一辈子就长一副角。怎样识别麋鹿的角?倒过来呈三足鼎立摆放,能站住的就是麋鹿角。”

  转过身,一只木箱子立在路中间,“这是什么?”令人好奇。“这里放着的是世界上最恐怖的动物,谁胆子大?来给打开。”一位会员自告奋勇上前打开一看,还有一道门,再打开,还有一道门,“这里面是一种哺乳动物,肉不可食,毛不可用,却很厉害,残杀同类,随意侵害异类。来继续打开!”随着会员一把拉开最后一道木门,“哇,太可怕了!”里面到底是什么动物?原来是一面镜子,所有人的面孔映在其中,个中寓意,不言自明。“嘿呦!太有趣了。”“真特别适合给人类看看”。

  再往前走到了蜜蜂的家,一组水泥筑的蜂巢,“爱因斯坦曾经说过,没有蜂蜜我们人类活不过四年。为什么呢?”郭耕继续揭秘:“如果没有蜜蜂授粉,人类的农业会极大受损。”话音刚落,郭耕带头,大家纷纷钻进蜂巢里,感受“蜜蜂大家庭”,体会这个以最少材料、建成最大空间,最薄结构、获得最大强度,令人类建筑师都称奇的建筑典范。他告诉大家,酿造一公斤蜂蜜,蜜蜂要往返飞行45万公里,采集100万-500万朵鲜花,真是“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忙”。

  继续向前走,一个大到足可容纳一人的水泥燕窝呈现在大家面前,郭耕跳进燕窝里问大家,“燕窝能干啥呀?”“可以吃。”“啊,可以吃,凭什么呀?”这一刻的郭耕仿佛是在为金丝燕发声:“燕窝是金丝燕用唾液拌海藻筑成的巢,是燕子的产房,当人们把新婚之燕辛勤筑在岩壁的‘产房’撬走后,它们便无家可归,无处产卵。‘新婚燕尔’的燕子常常惨遭丧家之痛。嘴下留德吧,吃客!实际上,燕窝的营养不及一个鸡蛋。”

  一路走来,不少游客被郭耕的讲解吸引,纷纷加入到队伍中,“大家蹲下试试能听见什么?”很多小朋友迫不及待把耳朵贴在地上的一根木桩上,“听到什么了?咔嚓咔嚓,我刚刚挠来着。”一头雾水的众人顿时被逗得哈哈大笑,郭耕却一本正经地说:“人类要学会换位思考,你只有亲近自然,爱得深,万物才会向你倾诉。”看到很多小朋友钻进旁边的巨大鸟笼子,郭耕和他们玩到一处,“谁有锁,咣当锁上了。尝尝什么滋味,待一天会怎样?待一个月会怎样?待一年呢?小鸟常常无罪被关押,而且被判的是无期徒刑。”

  向东行,一套有四个汉字组成的雕塑立于路边“森、林、木、十”,从森林到十字架,令人深思,是谁把葱茏变成荒芜?是谁让森林只剩独木?是谁将生机引向灭亡?是谁使大地成为坟墓?与这套十字架相对应的是“世界灭绝动物公墓”,由长长的多米诺骨牌构成的灭绝动物墓区绵延而去,倒下的骨牌象征人类导致灭绝了的动物,比如渡渡鸟;将倒未倒的,象征濒危动物;而仍屹立着的骨牌则象征着现存的物种。在现存物种的行列中,有一块骨牌上赫然写着“人类”,面对倒下的人类导致灭绝的骨牌,着实令每一个人汗颜。

  墓地尽头的石碑上,刻有灭绝动物墓志铭:风萧萧兮易水寒,众生一去兮不复还!

  “工业革命以来,以文明自诩却无限扩张为所欲为的人类,已使数百种动物因过度捕杀或丧失家园而遭灭顶之灾。当地球上最后一只老虎在人工林中徒劳地寻求配偶,当最后一只未留下后代的雄鹰从污浊的天空坠向大地,当麋鹿的最后一声哀鸣在干涸的沼泽上空回荡……人类,也就看到了自己的结局!善恶终将有报,猎天必被天猎。当人类造成的物种灭绝事件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倒下的时候,作为自然物种之一的人类,你就能幸免于难吗?”郭耕激扬澎湃的讲演令人仿佛看到动物倒下的触目惊心的场景,在每个人心中都敲响了一记警钟。

  转向南行,一道“麋鹿文化桥”横跨南北,长长的栏杆两侧题写了很多古人关于麋鹿、关于南苑的诗词和记载。《孟子·梁惠王》中的“孟子见梁惠王,立于沼上,顾鸿雁、麋鹿曰:贤者亦乐此乎?孟子曰:贤者而后乐此,不贤者有此不乐也”。《墨子·公输》中的“荆有云梦,犀、兕、麋鹿满之”。在郭耕一一讲述中得知,古时中国的云梦泽麋鹿数量一度要比人还多。说到诗词,郭耕也信手拈来,随口畅吟,纳兰性德的“宫花半落雨初停,早是新凉彻画屏”,以及苏轼名句“我坐华堂上,不改麋鹿姿”。他告诉大家,麋鹿在古代被看做是隐士。

  郭耕还告诉大家,春天万物滋育,麋鹿也开始忙着产子和进补。除了每天清晨和黄昏,麋鹿大吃一顿以外,其余的时间都在泥水中休息和反刍。五一是麋鹿的生产节,这期间小生命的纷纷降生为麋鹿苑的春天平添了几分生机。夏天,正是麋鹿的哺乳期和发情期,公鹿们为了争夺鹿王,浑身滚满了黑泥,头上顶着乱草,相互追逐打斗,身体逐渐消瘦。母鹿为了哺育小麋鹿,也会消耗大量的能量。母鹿和幼子相依为命,此时最能深刻体会古人“呦呦鹿鸣,食野之苹”的意境。秋天,麋鹿的食欲变得出奇的好,逐渐变得肥壮起来,蓄积过冬的脂肪。冬天,厚厚的脂肪让麋鹿趴卧在寒冷的地上也不会感觉到寒冷。它们喜欢刨开冰面饮水,如果冰面太厚,它们就吃一些冰碴或者雪。

  “我们的工作关键是建设保护好适合麋鹿生存的生态环境,麋鹿是湿地生态的旗舰物种,保护好麋鹿为首的动物,各种湿地动物就会相应得到保护。”在这里麋鹿自由徜徉着、等待着一个个春天的到来,不用担心迷路不知返,过着超然物外的“隐士”生活。

  走进密林深处的木栈道,更显自然壮观、古意苍茫。郭耕提醒大家拿出望远镜,拉开长焦,指点道“看我们正前方的树上,一米多高、站立的灰色的是苍鹭,平时不上树,它们这个季节繁殖时上树。”“哇,好可爱。”“就一直站在树上那个,很大的体型,真美呀!”大家互相指点,啧啧赞叹。

  “看那边,还有黑天鹅。眼前冰化的岸边有绿头鸭、斑嘴鸭。”顺着郭耕手指的方向,大家纷纷看去。“快看,地上的孔雀开屏啦!”随后一阵惊呼,在栈道下漫步的一只绿孔雀,慢慢展开漂亮的尾羽,一边鸣叫一边转动,优雅极了。走完长长的科普栈道,算是匆匆把麋鹿苑转了一圈,夕阳之中认识完“古字中的麋鹿”文化墙,又看到麋鹿苑内唯一的“古迹”昆仑石——乾隆诗碑,四面分别刻有乾隆皇帝书写的春云诗、双柳诗、杂言诗和海户谣。不禁令人感叹,自然与人文,在这里相映成趣。

  天色未暗前,到达保护核心区饮鹿池畔的观鸟台,在此既能一览大自然,又不会打扰动物,孔雀、绿头鸭……在这都能看得清清楚楚。郭耕告诉大家,这个观鸟台设计在麋鹿散养区的围栏外,“眼前的环境就是典型的湿地,我作为观鸟爱好者有句名言,如果你学会了观鸟,就相当于获得了一张进入自然剧场的门票,而且是终生有效。”在观鸟台的内部有大量的文图介绍观鸟常识,“您若爱鸟,请来观鸟,切莫关鸟”的木牌流露出设计者的良苦用心。

  “这里最大的明星是左边的东方白鹳。”对于人们眼中动物的“忠贞不二”,郭耕向大家继续科普,一夫一妻在动物学称为单配制,单配制的动物公母长得一样,比如鹤、长臂猿、老虎。一夫多妻的是多配制,比如狮子。但这并不是由忠贞决定的,而是由体型决定的,一般外貌差别越大越是多配制。

  最后,有人追问“四不像老师”的由来,郭耕笑着告诉大家,“1983年,我毕业于人民大学贸易系,后来顺理成章地做起了商人。虽然经商很好,但是因为喜爱动物转行当了一名动物饲养员,1987年到北京濒危动物驯养繁殖中心从事动物繁育和野外考察,1998年至今到北京麋鹿生态实验中心从事研究教育工作。”这种“爱一行干一行”的热情和对动物对自然的精神追求,使他吸粉力十足,在场会员颇为感动,纷纷跟郭耕合影。

  临别,所有人不禁流连回望这远离都市喧嚣的世外桃源,冰消河开波光潋滟,成群的野鸭伴随鹤鹭临水而立,远处麋鹿点点,那份安详和静谧,只有用平淡之心才能感受到。不仅仅是凭栏回望,更多人是在用心体验着这时光辗转的轮回,用心回望人类在大自然中的责任。文/本报记者李喆

本文链接:http://hightopco.com/duduniao/217.html
随机为您推荐歌词
推荐文章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网友投稿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站点统计 |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本站资源均来自互联网,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Copyright @ 2012-2013 织梦猫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Dedecms 5.7
渝ICP备10013703号  

回顶部